食物浪费--人类最大的敌人!

  • 时间:
  • 浏览:17
《食物浪费的故事》导演拍这部记录片的意义对于拍这部纪录片,你有什么感觉?导演:问题太严重了,我甚至不知道我们值不值得活着,激进的环保主义者会说’我们越早自我毁灭,人类越早消失,其他毛茸茸的快乐生物就能越快再生。’我不喜欢倡导特定的观念,所以我很反感,就连被加上主题标签都讨厌,但我年轻时在厨艺学校学艺,学校很老派,把痛恨浪费奉为圭臬,全校力行物尽其用,所以,不只是第一次拿起菜刀/学刀工,不止学会了打蛋等等基本功,这条原则也深深烙印在我的骨子里:物尽其用,不要浪费。导演拍这部片子的一个目的就是告诉大家—我们快完了!人类可能只剩下几年时间!别再浪费!关于食物浪费的数据美国生产的食物40%都浪费掉了,世界人口再过几年就会成长到90亿,但还是有人每晚饿着肚子入睡。浪费食物…这件事肯定不对,美国超过90%的剩食都进了垃圾掩埋场,我们必须约束大众对美食的执着,了解到浪费食物不只是罪恶,在经济上也蠢毙了全球每年因浪费食物产生的成本高达一兆美元。为了生产粮食,我们滥垦滥伐,过度抽水,破坏极地,导致生物多样性流失。这些对环境的采取,有三分之一生产的食物最后会丢弃,数字摆在眼前,8亿人饿肚子,每年浪费的食物却高达13亿吨。所以我们需要的不是生产更多粮食,而是改变我们的行为。和食物有连结的人也会尊重食物,销毁并且浪费食物是很不敬的,食物是如此珍贵,如此重要。食物浪费已经成为至关重要的议题,原因很简单,居然有五分之一的美国孩童吃不饱,这个最富庶的国家,可算处在史上最富庶的时代,但美国人没看见那一张张挨饿的面孔,那些拼了命工作仍然难以让家人温饱的面孔。关于整个粮食体系来看看整个粮食体系如何运作,找出食物究竟是在哪个环节浪费掉的?供应链的每一环都有食物浪费掉:农场------满坑满谷的农作物遭到淘汰,只因为超市认定卖相不佳。餐厅-----餐盘上的食物堆积如山,就连胃口最大的大胃王都吃不完。不幸的是,大家以为浪费食物,只是指超市架上的剩货,那些不好看/卖不出去的,还有餐桌上吃剩的食物,这些固然严重,但和整个农业体系相比只是小巫见大巫,我们的饮食习惯和生产食物的过程可以说是浪费成性。耕种阶段就已经浪费了为数惊人的食物,我们生产太多错误的农产品,对的产品却无法供应给有需要的人,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储存运输的技术仍不发达,无法维持作物新鲜,送往市场。我们该怎么做??1) 剩余的东西也可以变得有价值一段过程剩余的东西会变成另一段过程的养分,这是现代农业可以师法大自然的地方。在纽约波坎蒂克山-STONE BARNS食品和农业中心,主厨丹鲍勃:就像各种艺术的或其他类的技艺,选择有限的时候,反而会迫使你发挥创意,没有灵感,做不出原创菜色的时候,都是选择太多的时候,这就是我喜欢剩食的原因,剩食会逼你用全新的眼光,检视自己的农场,供应商和厨房。主厨丹鲍勃开了纽约的蓝山餐厅,不停追求新风味的鲍勃,重新思考了“农场到餐桌”运动,并扩及美国整个粮食体系,探索“剩食”的定义。各地代代流传下来的料理,都有运用别人眼中的剩食做成的经典菜肴,例如马赛鱼汤,渔夫的太太挑出受损卖不出去的鱼,用这些没人要买的鱼炖成一锅汤。帕玛火腿也是,用的是吃厨余的猪皮,但你不会叫它馊水猪肉,所以这些菜肴才如此经典。它们不是被当作剩食,它们本来就是美味的佳肴!古时候,农人根本不知道作物种不种得成,只能亲自下田品尝一步步精准自己的能力。在现代,农人很少有时间停下来品尝自己的作物,但丹鲍伯和他的农夫与供应商打算深入研究,如何彻底食用自家农场的牲畜和作物:白花椰是个好例子,很多部位都浪费掉了,因为叶子很大片,我们通常不吃花椰菜的叶子,但其实非常美味,白花椰的组成其实是四成花球,六成菜叶,所以叶子基本都浪费掉了。每年有一千万顿的作物未采收便丢弃,为什么我们只吃长到一定阶段的作物,为什么只吃作物的一小部分?让农夫靠原先种植的作物,不被浪费,没有食物浪费在掩埋场,农夫也能赚到更多,这不是两全其美吗?对牲畜我们会从头吃到尾,崇尚物尽其用,认为这是尊重的表现,但对农作物却不是这样想,为什么不呢?为什么不能对大地有同等的尊重?为什么不彻底运用大地的产物?就像鸡羊一样全身都拿来用?2)剩食金字塔美国环保署制定了“剩食金字塔”帮助我们回收剩食,避免剩食落入掩埋场。当然,任何食物,都尽可能希望提供给人类食用,次佳的选择就是拿去喂食牲畜,再一次成为食物。而无法回收供人类食用,也无法喂养牲畜的厨余,可以用来发电,方法叫做“厌氧消化”。今天越来越多人关心气候变化,想要减少碳足迹,一般人想到的是骑脚踏车上班/少开车,但他们没想到的是,温室气体大增的元凶之一正是他们丢弃的食物,食物分解的时候如果缺乏氧气就会释放出甲烷,如果从垃圾掩埋场释放出来就会进入大气层,就会破坏环境,但如果能透过厌氧消化系统捕捉甲烷就能作为能源,为城市供电,为住宅供电,成为汽车的燃料,这就是再生能源。人类离不开电力,电力是民生必需,停电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如何是好,我们非常需要源源不绝的电力,当今社会,大众越来越了解环保,想寻找可以发电的再生能源。田纳西州没有像加州一样充足的阳光,也没有像大平原地区一样强的风力,但有很多剩食,田纳西州墨菲波罗 优沛蕾优格工厂,传统的优格,一加仑的牛奶可以制成一加仑的优格,但希腊优格需要三加仑的牛奶才能制成一加仑的优格,剩下的两加仑就是必须处理的副产品,解决办法就是建造厌氧消化系统,当场分解乳清,制作希腊优格所产生的乳清会输送到这个巨大的处理槽,添加细菌以分解乳清和乳固形物,过程中会释放甲烷,处理槽是密封的的可以捕捉甲烷,加以压缩,储存,成为发电机的燃料产生电力。闭环系统,工厂自己供电给填充和包装机器就能少用不少墨菲波罗市的电力,厌氧消化发电每年为工厂省下240万美元。把没人要的东西转化成人人都需要的产品。无法发电的,可以用来制造肥沃的土壤,也就是堆肥。当今剩食对全球最大的冲击是改变了土地的用途,如今地表的40%用于生产食物,导致森林/树木/物种消失,过去20年,人类破坏了地球10%的野地,人类改变了地表,把森林等野地开发成农地,当今的粮食体系迫使农民在同一块地上重复着种植相同的作物,但大自然不是这样运作的,轮耕才符合大自然的法则,每种作物都会从土壤中带走一些东西,也会还给土地一些东西,未来的厨师要更懂土壤,而未来的农夫要更懂食物的风味,如果土壤健康,栽种的食物就会更加美味,健康的土壤能种出健康的食物。用剩食发电对很多人来说不太可能,但用剩食做堆肥就是人人都能做到的改变。堆肥可以说是促进了生命的循环,让作物回归土壤滋养下一批作物,制作堆肥需要热/水/食物/空气,只要步骤正确,也有正确地翻搅,就会闻到香味。堆肥其实就是分解有机物,将之转化为富含养分的土壤,富含碳的物质例如木屑/干燥树叶,和富含氮的物质例如菜渣/咖啡渣经过不断翻搅,透气促进微生物的活动,加一点水,等候一段时间,原本要进掩埋场的有机废料就成了营养丰富的肥料。如果要谈剩食,一定会谈到世界上产量最大的农地:美国的中部,这里种植的作物,不是没能变成食物,就是变成不好的食物。我们的粮食体系该如何发展?应该要种植正确的食物,尊重辛勤耕种的农夫,管理好耕地,尽可能生产好的食物给更多人吃。从资源努力减少食物浪费之后,剩食金字塔的第一阶段就是要喂饱人类。对抗食物浪费有很多原因,最重要的就是喂饱挨饿的人,浪费掉的食物多达13亿吨足以喂饱所有没东西吃的人,不是说解决办法就是把剩食送往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现在的食物体系的确是全球相连,把从全球市场买的食物丢掉就形同把食物从全球市场的架上扔掉,等于从吃不饱的人嘴里抢走食物。3)学习“每日餐桌”的运作方式乔氏超市前总裁道格劳奇:从事食品业35年,我很清楚整个粮食体系从上到下都浪费了很多食物。随便走进一家超市,在架子上不会看到有残缺的食物,但其实味道是一样的,另一方面,六分之一的美国人粮食不安全,买不到买不起需要的食物,所以能不能用一个问题来解决另一个问题?每日餐桌是一家非营利超市,致力于贩售价格低廉,低廉到能跟速食竞争的健康食物,每日餐桌向超市,量贩店和农夫收集原本会丢弃的食材,也向附近的农场或市集回收当地蔬果。现在有了“每日餐桌”人们得以选择健康的食物,不是只能买速食,披萨或快餐,这里比较便宜也很方便,不开车的人也有公车可以到,交通方便,可以说“每日餐桌”造福了这个社区。这不是一般超市的营运模式,超市位于粮食体系的权力顶峰,掌控了富裕国家的食品销售,用这份影响力刺激你买东西的欲望,不停鼓励你买,不管你需不需要,摆在架上的食物多到自己都不认为卖得完,就是要创造一种取之不尽的富足感。一般美国家庭每年丢掉1500美元的食物,超市剩食大多锁在大型垃圾桶里,送到掩埋场,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有个肮脏的秘密就藏在店面后方,很多超市丢弃的食物其实可以保存很久,制造商有标明“保存期限”,但消费者往往误解了这些期限的意思,这些“有效期限”是食品业最令人混淆的东西,各种期限的标示琳琅满目。人们误以为过期了就不能吃了,但根本不是这样,牛肉生鸡肉等等食物确实需要注意保存期限,但现在就连瓶装水都有赏味期限,蜂蜜也有,而蜂蜜放多久都能吃好吗。身为消费者的我们太过执着,忘了期限的目的只是让店家转换商品,除非哪天人们愿意相信自己,亲自闻闻看,这真的是判断能不能吃的最好办法,否则我们就会继续浪费大量的食物。4)三明治简史---竟然可以用面包做啤酒??三明治得名自18世纪的三明治伯爵,他的著名事迹就是叫随从用两片面包夹着肉,好让他能边打牌边吃,手又不会油腻腻的。中世纪时,如果你够幸运吃得起,豪华大餐是放在“托盘面包”上上菜的,托盘面包是一种很干硬的面包,放上燉菜或肉类,就会吸满汤汁,托盘面包就有点像现在的开放式三明治。1840年将三明治引进美国的是英国女士:伊丽莎白莱斯礼,在她的“烹饪指南”一书中记载了一道新的主菜食谱:火腿三明治,在当时,每要一片面包就得动手切一次,除非身边有仆人代劳。直到1920年代,爱荷华的奥托·罗韦德尔发明了面包切片机,一条条面包被送进刀片成排的酷刑室,再从另一端吐出平整呢个的薄片,伟大的切片面包诞生。三明治在英国随处可见,拿了就走,在家里做好,放包包里带着走,在学校吃,在办公室吃,可谓是大家的最爱。热爱三明治的英国人一个月要吃掉十亿个,等于每秒吃掉364个。英国每年浪费掉90万吨的面包,等于每天浪费2400万片。切下的面包皮通常会丢掉,如果有什么美味又营养的东西可以用面包皮来做就好了。在英国里彭汉伯顿艾尔啤酒酿酒厂,富含饼干,麦芽的风味,喝起来像食物,特拉姆史都华是公认的全球剩食权威,致力于保护环境,他创立了“吐司艾尔啤酒”销售的收益也投入到对抗剩食。比利时酒厂,布鲁塞尔啤酒研究室,用回收的面包酿啤酒。解决剩食问题不一定要很哀戚,也可以很美味,麦芽的状态影响啤酒最终成色,也决定一款啤酒的主要基调风味。酿造土司艾尔啤酒的谷物有三分之一改用回收面包。美索不达米亚人发明啤酒,以消耗旧的谷物和面包,啤酒的基本酿造过程如下:将谷物加热后产生糊化,会有点像燕麦粥,等糖分充分融入麦汁后,将麦汁分离,加入啤酒花与酵母,等它慢慢发酵,啤酒就完成啦,每瓶啤酒大约含有一片面包。酿酒也会产生残渣,也就是麦芽渣,因为人不能食用,土司艾尔啤酒就做了次佳的选择:用来喂养牲畜。5)剩食—饲料(供给猪吃)—美味的食物(猪肉)猪可以吃任何厨余,它们不单吃玉米和黄豆,美国70%的谷物是作为饲料,而非供人食用,联合国估计:如果改用剩食喂猪,取代玉米和黄豆,全球多出的粮食可以喂饱30亿人。历史上,人类饲养猪和鸡,为的就是将厨余再度化为食物,日本是饲料玉米的第一大进口国。日本有个严重的问题,小小的岛国却住了满满的人,日本政府注意到一个惊人的问题:日本进口太多玉米,掩埋场却不够了,于是制订了食品回收法,尽可能减少食物浪费,任何人类无法食用的粮食都要加以回收作为饲料。日本各地的猪场开发了各种猪肉品牌,在剩食饲料上精挑细选,发挥创意。日本的猪肉有四百多种,有些猪是吃酿造清酒剩下的米渣,有些是吃抹茶,有些是吃凤梨皮或鱿鱼边肉。日本人开始喂养牲畜特定的食物,研究饲料对猪肉风味的影响。日本有丰富的料理技巧和知识,对料理的态度就像对完美的追求。日本食物环保中心的猪食用:碳水化合物,蛋白质,脂肪;不食用:猪肉,咖啡,甲骨-类,骨头,无机废弃物。分类好的剩食会经过绞碎处理,用榨汁机绞碎。环保饲料会加热到85-90度杀菌,把酸碱值降至4以下,就能做出在常温下可存放10-14天而不会腐败的高保存性饲料。和玉米,大豆饲料不同,环保饲料含有益生菌且富含天然维他命。日本食物环保中心每日回收35吨剩食,食物是有限的资源,所以全人类一起分享是很重要的,当然和牲畜共享也很重要,希望这样的做法能推广到全世界。日本猪厂食用的环保饲料能剩下一半的饲料费,相当于养猪场开支的30%。这是全新的料理方式,还没拿到食材就开始料理了,肉品的风味/肥瘦/油花的分布都可以根据饲料改变。用剩食增添风味,每个厨师都会赞叹不已。6)有效管理渔业资源西方国家的人喜欢美观的食物,不喜欢骨头,不喜欢头部,不喜欢皮,因为这样导致了很大量很大量的浪费,大家都以为鱼虾一辈子也捕不完,世界上很多地方已经禁止捕鱼,无法取得原本能取得的资源,因为被人类耗尽了。常读到历史故事说:欧洲人刚来到北美时,鲑鱼多到可以踩着它们过河,但现在,野生的大西洋鲑鱼几乎要灭绝。捕鱼的方式有很多种,最基本的就是拿条钓鱼线,挂只虫子,丢到水里,等待鱼上钩。再来用渔网/大渔网/长型的渔网/巨大的渔网/拖纲/耙纲,这些方法都有效,但离钓鱼线和鱼饵越远的,越容易捕到不想抓的种类,这些捕目标鱼种时,额外捕到的“混种”大多会直接销毁,每抓一磅虾子会丢弃六磅其他鱼获。统观全面渔民是最大的问题,他们把很多渔获丢掉,而捕来的海鲜没有什么不能吃的,宰杀了就该下肚,美国人你喜欢的海鲜就那四种:鲑鱼/鱿鱼/虾子/鳕鱼,这些是他们菜单上认得出来的海鲜。龙虾以前是给犯人吃的,齿鱼改名为智利鲈鱼,即使它根本不是鲈鱼,至于你在寿司吧花大钱享用的海胆,以前被叫做“妓女的蛋”,同样的食材几年前被嫌弃得要命,没人想花钱吃,突然间,每个扎头发留胡子的型男都抢着花几千几百元来吃,还有鱿鱼,以前黑鱿鱼入港等着买的都是要给猫吃的,真正会下厨花时间研究食物的人知道什么是好食材,餐桌上等着吃的笨蛋可能不懂,但厨师懂!将鱼捕捞上岸,却不考虑他们来不来得及繁衍,就好比开采能源却不考虑蕴藏量会不会枯竭一样,能源使用要妥善管理,渔业资源也需要妥善管理,浪费食物就是浪费钱/人力时间/资源/水/运输成本/电力/能源。我们已经做出的改变美国超过90%的剩食都进了垃圾掩埋场,而绝对不能让剩食进到垃圾掩埋场,剩食在缺氧的环境分解会产生甲烷,这种温室气体的威力比二氧化碳大上23倍。一颗莴苣要在垃圾堆中分解,最多甚至要用上25年,不让剩食进到掩埋场已经是许多国家的首要之务,例如德国/瑞典/韩国。在某些文化中浪费食物是大忌,韩国很小,人口自1960年至今增加一倍,所以必须想办法减少全国的剩食,2013年,韩国推出了革命性的系统,国民刷身份证,开启自动垃圾桶,垃圾桶会称出剩食的重量,就像电费一样,每个月底要缴费,金额按照每户的弃食量计算,此系统已经让家庭剩食减少30%。原先教导民众把垃圾用垃圾袋装好,政府会送到掩埋场,收了一百年垃圾之后,开始教民众垃圾分类,进一步回收再利用,过了二三十年,再向民众宣导,如果把剩食独立出来处理可以用来施肥,还可以作为再生能源,一举多得,今日,韩国的剩食绝大多数都不会再进到掩埋场。所有工业化国家因剩食损失的金钱总和约6800亿美元,超过脸书加谷歌的净值。用科技减少剩食!反食物浪费组成将投资7500亿美元,澳洲剩食网路超市Yume获200万美元融资,食物到期警钟APP获250万美元融资,令人兴奋的是许多新创公司开始再这块产业努力,将剩食转为可用的产品,这可是庞大无比的商机,韩国不少私人企业早已获利百万,全靠剩食制成的各种产品,包括堆肥/肥料/饲料/生质能等等,剩食公司每投资一美元,平均能回收14美元。法国立法禁止超市丢弃剩食,意大利立法对抗每年120亿欧元的剩食,这轰动了全球,宣示我们的社会不再容许这样浪费食物!为什么你该关心剩食问题?世界上有太多狗屁倒灶的事,我相信你到过越多地方,看过越多,看过别人怎么生活,怎么挣扎度日,什么都愿意做只求一家能温饱,或许你就会感同身受,但事实就是我们有能力做点什么,对地球的益处也显而易见,所以关心这个问题是基本的,做点好事。剩食的问题人人都能尽一份力,例如改变买菜的习惯,丢弃之前要三思。聪明采买:规划菜色,列出清单,选择当地当季的食材。不可能有人赞成浪费食物,两个首要原则,一是吃“原型食物”,二是学做菜,会下厨的人比较不会浪费食物。多多下厨:选购外观不佳的农产品,用边角料实验创意料理,剩菜冻起来慢慢吃。每个人减少浪费的第一步-少买一点,第二步-爱惜食物,爱惜就不会浪费,第三步-做个积极的公民,团结起来就有足够的力量要求食品产业改变,除非我们音量够大,不然他们不会改变。这场惜食文化运动的要角就是我们所有人!要传达这样的理念,也要把观念散播出去,让全世界了解这个剩食问题!要让人们了解食物的珍贵性就让他们自己挥汗栽种,只要看到整个星球要耗费多少资源/阳光/养分/水,投入多少时间精神,除草等等才能种出作物,还要采收/清洗/备料才能吃,根本就不会想浪费任何食物,这就是未来的教育应该教给下一代的,对孩子来说,这是了解生命的循环:如果喂养生命,生命会回报给我,如果喂养地球,地球也会回报我/照顾我。这不只是改变一个孩子,而是改变一个家庭,进而改变一个社区,进而改变一个城市,改变的城市多了就能改变整个国家,改变的国家多了就能改变整个地球!